突如其來的意外,打破了原本應有的沉默。這場雨,將我們好久不層相聚的心,緊緊地交織在一起。

        還記得那時的我,只有十一歲,卻是個血氣方剛的小子,總是懷抱著正義感到處行俠仗義。然而,卻也多多少少帶點著直率和任性,每當遇到不如意的事,總是鬧著脾氣,依然故我地堅持自己的決定,不論結果的好壞。

        十二歲,對每個人來說,是進入國小的尾端,準備迎接著未來;然而,對我們這群「正義份子」來說,卻有著全然不同的意義,該是做一件「大事」的時候到了!

        在畢業典禮前一天的我,下定決心,決定在毫無預警的情況下,嘗試著離家出走的滋味,美其名來說,是要幫助同學照顧家中的長輩,因為,對從來不曾離家出走的我,心底總是覺得有那麼點不踏實,畢竟,在家中的我,可是出了名的乖寶寶,雖然,有時候仍不免帶點任性,鬧點脾氣。

        一放學,便拎著書包和同學朝向他家的方向大步地向前走,即使內心中的膠鋸戰愈演愈烈,仍毅然決然地堅持自己的決定。

        午夜時分,滿頭的髮絲訴說著對家的絲絲掛念,即使心中百般地不願承認。

        黎明時刻,日光即出,擔心卻在此時此刻找上了我,免不了的緊張便像發酵一般充斥著整個心情,為即將到來的畢業典禮預先準備,和那一點點的膽卻,害怕著不久後的目光交會。

        該發生的仍就發生。畢業典禮上的我低著頭,滿臉的愧疚不敢直視爸媽,但仍悄悄地瞥得爸媽放心得臉。聽同學說,昨天晚上,爸爸媽媽發現我沒回家時,真的很擔心,好似打了好多通電話找我以確保我真正的平安,直到聽到一位同學說我住在某一位班上同學的家時,才放心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 終於熬過這些時刻,回到家中,爸媽對這件事的隻字未提,卻令我頗意外的。然而,這時的沉默卻不同以往,氣氛變得不像以前那般,時時刻刻就像要吃了你一樣,取而代之的是,毫無止盡的關懷和滿滿的愛。

       此時的爸媽,正準備煮一鍋熱湯,好讓我感受到家的溫暖。然而,眼前的一根白頭髮,卻觸動了內心多年來刻意忽略的漠視和關心。以前的我,總是耍著任性,未曾想過爸媽的付出,總以為爸媽的沉默就代表著一切,卻不知爸媽沉默的背後,是有著深深刻刻的愛和關懷。我決定了,我要長大,要開始體諒父母。

        這時的沉默,便是白居易的「此時無聲勝有聲」,直讓我們的心再次相聚,一個眼神,一雙交會,就,代表著一切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
sharon

erin0435191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